小说

新千千小說 > 都市言情 > 仙帝重生 > 第六百二十四章 扶桑榜

第六百二十四章 扶桑榜

新千千小說網 www.xianhuachneg.com ,最快更新仙帝重生最新章節!

    扶桑府內,亭臺樓閣林立,諸多練氣士三三兩兩聚于一團,共飲美酒,談笑風生。

    諸多婢女、仆役端著佳肴、美酒在扶桑府內走動。

    這是一場盛會。

    龍幽放目一望,銀河星域中,他所知的各大神族、各大勢力都派來代表,甚至有族長、掌教親臨玄明古星。

    扶桑府有上萬畝方圓,前來參加盛會的賓客,都被安頓在此。

    玄河丹王進入扶桑府后,便獨自離開,沒有和龍幽、葉旭一道。

    “他這是在考驗你。”葉旭道。

    龍幽心里清楚,玄河丹王在等著他證明自己。

    “龍幽?你這廢物,居然也敢來扶桑城?”忽然,一道陰測測的聲音傳來,有幾名道尊簇擁,想來在九頭金獅族中,也是公子級別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石君山,你的嘴太臭了。”龍幽冷冷道。

    來者正是三長老的子嗣,石君山,也是一位道尊境圓滿的人物。

    如果是往常,龍幽完全不敢回話,只能默默忍受石君山的羞辱。但今時不同往日,他已覺醒青龍祖血,又豈會放任石君山羞辱自己?

    “喲?”

    石君山聞言,眉頭一豎,“你這廢物家伙,竟敢罵我?”

    “來人!”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石君山冷冷地盯著龍幽,道:“給我掌嘴一百下!”

    “尊令!”石君山麾下的三位道尊獰笑著走向龍幽,一個個都不懷好意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就在這時候,龍幽身形一閃,已是傳來四道巴掌聲。

    啪啪啪啪!

    石君山和三位道尊愣在原地,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疼痛,四人愣在原地,完全不明白發生了何事?

    我是誰?我在哪?

    眾人一臉茫然,他們完全看不清是誰出手,就已經被扇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龍幽譏笑道:“一群廢物,動手的人就在眼前。”

    “在面前?是你?”石君山立即回過神來,他惱羞成怒的盯著龍幽,道:“混賬,你居然敢掌嘴我?來人,給我拿下他!”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一位道尊朝著龍幽殺來,他鼓蕩法力,瞬間便催動了后土本源法則,后土之力迸發而出,立刻將龍幽。

    其余兩位道尊催動法力神通,磅礴力道涌來,如大江拍岸,轟擊在龍幽身上。

    三位道尊都克制著實力,畢竟是在扶桑府,也不敢亂來,更有石君山動用法力封鎖虛空,倒也沒有太大的動靜。

    但是,依然有人注意到這邊的動靜,匯聚而來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三長老之子,石君山公子?”一位九頭金獅族的女子看見石君山,疑惑道:“誰惹怒了他?”

    “龍幽。”一名男子看清龍幽的面貌,嗤笑道:“這家伙,不龜縮在元元神城,竟然敢進入扶桑城,難道他不知道,扶桑城里,想要他丟臉的人,數不勝數?自取其辱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是他。”

    得知被欺負的人是龍幽后,眾人的臉上不但沒有一絲憤慨和憐憫,反而浮現出快意之色。

    龍幽的誕生,本應是九頭金獅族的榮幸,但因為龍幽太平凡,也因為東天青龍太無情,這份榮幸變成了恥辱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九頭金獅族在銀河星域的強大實力,肯定會受盡嘲笑。即便如此,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后非議。

    所以,九頭金獅族的人,對于龍幽,幾乎都是厭惡。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三位道尊的力量,轟擊在龍幽的身上,磅礴法力如洪流一般沖入龍幽的身軀,似乎要將他粉碎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三人就發現,他們的法力在不斷地流逝,而龍幽則是一臉的漠然,完全沒有還手。

    “就憑你們這群廢物,也想對付我?”龍幽不屑道,他身軀一震,抬手之間,滔天巨力迸發而出,后土法則崩碎,兩位道尊的手臂崩斷,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“如果這不是扶桑城,我就殺了你們。”龍幽冷冰冰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,他……他太強了。”一名道尊捂住斷裂的手臂,驚恐道。

    石君山目光凝重,他也沒有猜到,龍幽的實力竟然如此強大,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。

    “退下。”石君山道。

    四周,諸多九頭金獅族的練氣士也驚訝無比,眼前的龍幽,與昔日唯唯諾諾,膽小如鼠的龍幽,完全是兩個人。

    而且,他的實力也極為強大,恐怕已修煉到道尊境大圓滿的地步,不然也不可能一動不動,具擊傷三位道尊。

    “石君山,古祖壽誕將近,我不想惹事,你也最好給我老實一點。”龍幽冷哼道:“否則,我不介意讓你缺胳膊少腿。”

    龍幽陰冷的目光,令石君山渾身激靈。

    “龍幽,扶桑城中,想要對付你的人,可不止我一個。”石君山嗤笑道:“你既然出現在此地,就準備面臨他們的刁難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走。”

    石君山一揮手,帶上眾人一同離去。

    龍幽掃過四周練氣士,他們的眼里,只有著驚訝,卻沒有敬畏,這不是他想要的結果。

    龍幽朝著扶桑榜而去。

    “他要去哪?”眾人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他的實力,已經達到道尊境界的巔峰,這扶桑府內,他只有一個地方可以去。”

    “扶桑榜?”

    一時間,眾人都猜到龍幽的目的,但大多數人,依舊是抱著嘲笑的態度。

    能夠在扶桑榜上留名的人,無一不是各大境界的頂尖高手,匯聚了銀河星域的天驕鳳女,沒有一人,看重龍幽。

    在他們心中,龍幽從始至終都是廢物。

    扶桑榜,位于扶桑府中央,須臾之后,龍幽便來到目的地。

    三節扶桑神木,映入眼簾。每一節扶桑神木,都被制作成一塊木碑一般,矗立在大地之上,每一塊木碑上,都有著三十六個名字。

    每一個榜單,都只有三十六個名額,而銀河星域,道尊、天尊和道祖何其之多,可想而知競爭有多么激烈。

    龍幽望向天尊榜,天尊榜第一,乃是師非煙。看到這一個名字,龍幽心神一蕩,腦海之中,不禁浮現出一張絕美的面孔。

    這是九頭金獅族的驕傲,也是無敵于天尊境的蓋世天驕,圣女師非煙!

    少年好色而慕少艾,龍幽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扶桑榜前,不止有龍幽一人,在他來此之前,就已有許多天驕匯聚于此,但真正付諸行動的人卻不多。

    “在下來試一試。”

    突然,一名少年走出人群,他是人族,也是道尊修為,直奔道尊榜而去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流云道宗的席少君。”有人看出少年的來歷,道:“聽說,他修行一百多年,就達到道尊境界,又過一百年,便已是道尊境大圓滿的高手,只差一點,就能取代流云道宗的大師兄,成為首席。”

    流云道宗,乃是銀河星域的一大巨頭,而席少君的名聲在流云道宗,乃至是銀河星域的年輕一輩中,顯然有著不小的威望。

    “諸位,在下獻丑了。”

    席少君輕笑一聲,眸子里有著強烈的自信,他伸出右手,按向道尊榜上的一個掌印。

    任何練氣士,只要將手掌放入掌印,催動法力,扶桑神木就能探出具體的實力。

    龍幽了解的也不清楚,只知道是師云秀的手筆。

    眾人全神貫注,凝視著席少君的動作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當席少君的手掌落入掌印后,法力運轉,他的氣質驟變,從一個翩翩如玉的少年,變成一位仙風道骨的道尊高手,超然于世。

    流云道宗的功法,十分獨特,席少君顯然已得到真傳。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強悍的力量涌入了扶桑神木,扶桑神木之上,浮現出一道道陣紋,這是大帝道紋,也唯有扶桑神木,才能承受得起大帝道紋的奧妙和力量。

    剎那之間,只見席少君的名字出現在第十二,第三十六名的名字,則跌落出道尊榜。

    “第十二名?”

    一瞬間,不少人嘩然。

    第十二名,代表著席少君能在銀河星域的道尊高手中,名列十二。

    銀河星域,有數十萬顆生命星球,每一顆生命星球上,又生存著不少生靈,其中不乏曾經出過證道級別大帝存在的古星。

    但凡是古星,必有大帝證道。

    這也是造化古星、玄明古星的名字由來。

    有人嘩然,也有人面色平靜。

    席少君乃是流云古星的天之驕子,流云道宗當代有大帝坐鎮,門下會出現如此天驕,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“恭喜少君兄。”有天驕恭賀道。

    “這第十二名,可是莫大的殊榮,在下可是羨慕得緊。”又有人羨慕道:“少君兄第一次出手,就能拿下第十二名的成績,在下實在是慚愧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第十二名罷了。”席少君搖頭道,他收回手,目中有著幾分黯然,與他的預期相差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少君師兄,你是第一次登榜,再過幾年,未必不能得到第一。”一位少女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

    席少君的性格也很豁達,聞言笑道:“再過十年,我席少君肯定能登頂道尊榜第一。不達第一,我不成天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眾人大笑不已。

    龍幽的眼里也有著羨慕,如果讓他在道尊境圓滿的情況下,嘗試進入道尊榜,很可能不會入榜。

    而他修成天尊后,只能選擇天尊榜,壓力又在無形之中大了許多。

    “你已經服下天都圣元丹,以你現在的情況,最多一天,就能將天都圣元丹煉化,到時候得了三千年修為,還怕不能登上天尊榜?”葉旭道。

    “不怕一萬,就怕萬一。”龍幽道:“無法登上扶桑榜,就不能參加扶桑宴。除非師尊能帶我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但這一想法,明顯不可能。

    不然,玄河丹王也不會丟下他們離開。

    登上扶桑榜,就是他的一個考驗。

    席少君登上第十二名,一時之間,風頭無倆,不少人都在恭賀奉承。

    龍幽來到一座涼亭中,盤膝坐下,動用法力,煉化天都圣元丹。

    遠方的一座閣樓上,玄河丹王正俯瞰著扶桑榜周圍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師兄,你怎么也突然對扶桑榜產生了興趣?”一位白衣中年男子正在泡茶,霧氣渺渺,茶香彌漫。

    玄河丹王笑道:“扶桑榜一千年開啟一次,這一次是因為古祖壽誕,才會特地開啟。整座銀河星域的年輕天驕,幾乎都在此地,難道你不感興趣?”

    白衣男子搖頭,他氣質飄然,兩袖清風,比起席少君,更像是仙風道骨。

    “我醉心丹道,也醉心茶道。看小輩爭鋒,還不如靜下心來泡一杯好茶。”白衣男子倒上兩杯茶,遞出一杯,道:“師兄,嘗一嘗,看看我的茶藝有沒有進步?”

    “茶是好茶,就是太淡,與你的性子一般。”玄河丹王笑道。
老虎圈游戏网 | 图片大全网 | 老虎圈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