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

新千千小說 > 其他類型 > 乾龍戰天 > 第六四六章 蠢材

第六四六章 蠢材

作者:文飄過峰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新千千小說網 www.xianhuachneg.com ,最快更新乾龍戰天最新章節!

    這天的半夜時分,突然有十二艘黑色飛船出現在野雞嶺二十余里之外的半空里。

    最讓人氣憤的是,魏清塵居然沒有接到前沿的任何報訊。

    是這個范圍觸發了守護大陣,他才知曉這一緊急情況的。

    他用最快的速度返回本院,一腳踹開了齊伯家的院門。

    “誰!是誰!”齊伯連外裳也顧不得披,提著長劍從臥房里沖了出來。

    待看清楚踹門的是魏清塵,他整個兒都驚呆了:“魏,魏……長老!”

    “有十二艘黑色飛船分三路,從西南方向逼近野雞嶺,如今離第一道防線不到二十里。”魏清塵冷聲問道,“前沿為什么沒有報信?”

    齊伯只覺得“嗡”的一下,腦袋象是炸開來了一般,哆哆嗦嗦的答道:“長長老會的決定,防著奸細混,混進來,也也是怕他們截了我我們的傳訊符去,所以,引進母石子珠進行聯絡。三天前已經全部布署到位,就就禁了傳訊符。”

    魏清塵知道母石子珠是怎么一回事。這是落桑族人搞出來的一套聯絡法器。一塊中等規模的母石能覆蓋方圓五百里的范圍,支撐的子珠數量多達五千余枚。

    與祝融大陸這邊的傳訊符相比,它有一個最大的好處,即,保密性更強。

    其保密性主要體現在兩方面;一是,要截獲母石與子珠之間的訊息,也不是沒有辦法,但是,難度要比截獲傳訊符難得多;二是,只有受到母石支撐的子珠才能通過母石傳遞或接受訊息。所以,每一道訊息,都是可以追查的,也防止了旁人魚目混珠。

    另外,在母石的覆蓋范圍之內,它傳訊的速度也高出了傳訊符的數倍。

    魏清塵也曾動過心,想搞一套小規模的母石子珠回來,乘著農閑時節仔細研究。但是,聽風堂打探回來的價格讓他暫且打消了念頭——一套小規模的母石子珠只能覆蓋方圓百里,支撐的子珠才五百余枚,要花費掉野雞嶺營地全年收成的三成。今年本來就收成不好,又要賑災。過冬糧完全靠聽風堂在外頭的采買。事有輕重緩急,眼下,野雞嶺營地還是以安然過冬為主要任務。其他的,暫且只能往后靠一靠。

    他沒有想到,長老會竟然不聲不響的購回來一套母石子珠,并且在三天前就已經布署到位!

    好吧,眼下,大敵當前,暫且不是追究這件事的時候。

    他擰眉問道:“那么,你收到前沿的子珠傳訊了嗎?”

    齊伯已是滿頭大汗:“我,我嫌它吵得厲害,睡覺之前關了……擱枕頭下……我去取來……”話未落音,人已經飛跑進屋。

    魏清塵被氣得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須叟,齊伯捧著子珠從屋子里出來了。

    他實在是太過慌亂,顫抖著拿著子珠,竟然怎么也打不開……

    “你……攔截傳訊符的法器藏在哪里?”魏清塵只是聽說過母石子珠,并沒有親眼見過,更沒有用過,所以,一時之間,也幫不上他,只能咬著牙問道。

    “在,在我床底下……”齊伯嚇得又一哆嗦,子珠“叭搭”掉落在地上。好在這玩意兒瓷實,沒有摔壞。他下意識的彎腰去撿。

    說時遲,道時快。魏清塵一揮袍袖。

    嗖——,一道勁風擦著他的背沖過。

    背上火燒火辣的痛……

    幾乎是同時,他的身后傳來“嘭”的巨響。他根本來不及反應,便一道勁力狠狠的砸在背心處,立時,世界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那是魏清塵又氣又極,一袖子扇向他身后的屋子。

    元嬰大修的全力一揮袖,山尖都能削平。更何況只是一間土木混合搭起來的茅草屋!

    屋子被夷為地平,里頭的家什,包括床底的那撈什子法器,全部碎成了碴碴,混在一地的狼藉之中。

    法器被毀,傳訊符自然不會被攔截了。

    須叟,自西南方向飛過來數道亮光。

    那些都是傳訊符。

    其中,有兩道懸停在昏在地上的齊伯面前。更多的是在魏清塵的面前停住了。

    他再一揮袖,同時打開來聽。

    “魏長老,我是炫風。有四艘不明身份的黑色飛船結隊向我靠近,距離十五里!請指示!”

    “魏長老,我是青雀。有四艘不明身份的黑色飛船結隊向我靠近,距離二十一里!請指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幾乎是西南方向第一道防守線上的所有哨卡都傳訊過來了。

    這一批的傳訊符才聽完,黑色的夜幕里,隱隱的又有亮光飛馳而來。

    魏清塵看向倒在上的齊伯,氣得一跺腳:“蠢材,誤了大事!”

    好吧,這句話是在罵他自己。

    他知道齊伯等人私底下有小動作。所以,前番設計給主公傳了密訊。

    主公的回復很快。是用的神識傳音。

    原來,五天前,小冰寶發現了混沌獸的行蹤,而且,后者很有可能受傷了。沈云得到小冰寶的密報后,按照正常程序向齊伯報備,用最快的速度趕了過去,希望能夠借機除去混沌獸。

    但是混沌獸很狡猾。沈云與小冰寶兩個合力,竟發現了十六處可疑之處。目前,他們正在搜查其中一處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沈云也不確定歸期。野雞嶺這邊諸事,目前以儲備冬糧和菱洲學堂里的第一批學員培訓為主。前一件,他早已布置妥當,由余莽負責籌備,長老會負責接收;后一件事情,他沒能來得及做安排,遂令魏清塵全權負責。如果有必要,后者可以調度第一批學員。

    魏清塵聽懂了“有必要”是什么意思,當即,也動用神識傳音向主公回復。

    可是,他的神識剛出身體,馬上就渙散開來。

    這說明主公現在的位置超出了他的神識傳音范圍。

    好吧,這才是正常的。否則,主公如果在他的神識傳音范圍之內,也就是人還在野雞嶺里。齊伯等人還能興小手段,搞得本部沸反盈天?

    而主公能傳音給他,那是因為主公的修為遠遠超過他,神識傳音的范圍也自然遠遠超過他。

    魏清塵雖然沒法回復,卻等于是吃了一枚定心丸,自此后,全心全意的在學堂里培訓學員。

    但他萬萬沒有想到,齊伯等人竟膽大如斯!

    他們把控長老會,用余莽與聽風堂的弟兄們用血汗籌備過來的過冬糧,偷偷摸摸的搞了一套母石子珠。最可恨的是,他們上了別個的當,還不自知!

    母石子珠在三天前就緒,今天半夜里,就有十二艘黑色飛船進犯。要說這里頭沒有陰謀,魏清塵敢把腦袋搞下來!

    緊急關頭,這貨卻一昏了事。

    我,我竟然相信此等無知無畏之人能看好家!

    真的是蠢出了天際線!

    魏清塵悔恨交加,只差沒有喋血當場。
老虎圈游戏网 | 图片大全网 | 老虎圈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