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

新千千小说 > 都市言情 > 上门女婿 >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锋芒

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锋芒

作者:貌似纯洁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新千千小说网 www.xianhuachneg.com ,最快更新上门女婿最新章节!

    混乱中,电话又刺耳。是妻子知道他见了涂青山,估计是来询问进度。

    韩东犹豫着接通:“宝贝,挺顺利的,涂氏同意撤资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。老公,你太棒了!”

    兴奋完,夏梦疑惑:“怎么不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回家再说……我这就订机票回去。你抓紧找人分别去上京和天海,合约定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,你好像一点都不开心。是不是觉得太赶尽杀绝,心疼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太反常。”

    韩东侧了下视线:“古舟行,应该会知道你自立门户的打算……你打算将股份转手给他这件事,恐怕行不通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,还只是个预想,有限几个人知道内情。如你所说,谈判顺利,不管是涂青山还是张和裕没有透漏出去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……你告诉了其它人。”

    韩东头疼:“不管你信不信,关新月知道你打算成立公司的事……看上去,她也不怕任何人撤资。似乎,通过古氏的关系网,认识了新的,对新通源感兴趣的财团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觉得,不是咱们逼着她走投无路。是她借这次舆论,踢出过于纠缠矛盾无用的资金。引入,新的资本进来。”

    夏梦沉默很久:“你是说,从一开始她跟我合作,就想到了这一天。难怪呢,在我面前跳来跳去,从不担心会翻脸。感情,我不翻脸,人家也打算翻脸。”

    “宝贝,不想这些。知道是什么人,以后就敬而远之,永远不再交集。她走她的阳关道,咱们过咱们的独木桥……”

    夏梦打断:“凭什么她走阳关道,咱们需要摇摇晃晃的过独木桥。你还不懂,她又耍了你我。我的好意,当成被人利用的理由。你的怜香惜玉,养了这么一个时不时出现在你我生活里的人!不是韩东,我觉得一切太突然,很难一下子理顺。你跟我说实话,到底是不是你帮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骗你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骗我过很多,每一次我都觉得你不会骗我。还有,如果知道你去趟天海让事情变得这么糟糕,我宁愿不要涂青山这个合伙人。想没有想过,很多事我在普阳没来得及做,钱又没了来路。这种情况下,我即便磕磕碰碰把公司做起来,又有多少把握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利用手里普阳的资源啊,要把股份找到接手人。如今你告诉我古舟行可能知道这件事,他们马上就会发难,更多了一个发难的理由!!”

    “钱我来想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何办法,卖振威。咱们为了那个公司付出多少心血,卖的这么轻巧。那不单单是你的后盾,是咱们一家人的……卖掉,相当于破釜沉舟。这么大的风险,我担的动吗?”

    “不要激动行不行,我也不想看到眼下的局面,更控制不了关新月想什么,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夏梦自嘲:“你当然控制不了她,是她一直在控制你。我的老公,被别的女人控制,真有趣……”

    越发激动而语无伦次,她逐渐冷淡:“你不要回家了,好好留在天海。求她,放过我。你们之间有情有义,她一定会同意的,她爱你,你也爱她!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没胡说,现在不想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电话被挂,韩东接下来的话全被堵回心里。他一再调整,抑不住心里陡增的烦闷。

    他根本到现在也搞不懂是何情况。

    这趟天海上京两日游,没有一丝一毫的耽搁,全力以赴的去完成她交代的事。没办法完美,尽求完美。而今,连句解释的话都没办法完整说出口。

    结果摆着,就是现在这种状况。是不是他的错也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以前有错。

    以前,以前。

    思绪乱到一定程度,刺耳的手机吵闹又响。他以为是妻子,最快接了起来,对面却是欧阳敏。

    “东子,有线索了。”

    线索,韩东努力找回了一丝冷静。欧阳敏最近一直在盯梢邱玉平那个叫唐丽茹的情人,有了些日子。

    他斟酌片刻:“能确定邱玉平在哪?”

    “还不能完全断定,但我们通过监听设施,发现了一通有价值的电话。她打算去中心医院看望一位癌症患者,据调查,邱玉平母亲,住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俩人肯定是有联络的。”

    “唐丽茹万一不知道邱玉平在哪呢?即便是邱玉平让她去看看。监听了那么多天,也只有这一点收获,没办法将两人直接联系起来。”

    欧阳敏沉吟:“我有个想法,可以让医生配合……以老人病危的由头,让邱玉平知道这个消息。身当人子,没有人会不想见长辈最后一面,他会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韩东蹙眉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东子,我觉得对这种人,不需要有什么妇人之仁。”

    韩东反问:“你安心么?用这种手段。你是警察,我是退伍军人。都不讲道义,乱套了。何况欧阳你不了解邱玉平,不了解一个逃犯心态。母亲又怎么样?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冒风险,来选择看长辈最后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,直接扣住唐丽茹。让警察出面,我来干涉!”

    “你有时间吗?”

    韩东怔神:“时间大把,你弟妹不让我回家。借着这个机会,把事解决掉吧!再有欧阳,你替我约一下方连海行长,透漏点股份转让的事。我呢,想把股份卖给他!就一个前提,仅卖股份,现有的管理制度和经营模式……什么都不能动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问了,缺钱,就这么简单。不过以后振威还会是咱们管着,我相信经营不差,别人没必要找董事长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全部?”

    “对,他有能力接多少,给他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不跟弟妹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商量?她不会同意的。不说这个,你在哪,我这就回东阳,两三个小时能到。”

    “中心医院停车场!”

    “好,等着。”

    结束通话,韩东伸手拦车去机场。现下情况,做不了什么,因为妻子话都不肯听他说完。能做的,就是提前筹备资金,她用,就给她。

    商人复杂。

    他只觉得不单单关新月难以揣度,连妻子的思想,他也快摸不透了。对比两人,他像白痴一样,努力做着无用的工作,极不适应。与其如此,不如暂避。
老虎圈游戏网 | 图片大全网 | 老虎圈新闻网